九命_

高考完开始写脑洞的人;
主角受爱好者 不逆;
目前墙头:all叶/小英雄/盗笔/也青/aph/底特律/漫威(主小虫)/柯南/hp

妈妈的书架

绿谷出久的身后灵 爆豪胜己

咔酱和绿谷生前不认识设定√

绿谷是个实习医生,刚刚来医院工作,参与了一次抢救。伤者是出车祸的咔酱。绿谷虽然是菜鸟,但也拼尽全力抢救咔酱,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咔酱伤的太重,抢救无效死亡。

咔酱死后,由于是非自然死亡,有怨气,于是冤魂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是经绿谷抢救无效死的,心里清楚绿谷已经尽力,但是在去看望过父母后,还是忍不住跟在绿谷身边。

时间长了,绿谷开始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比如“deku”之类的。其实是咔酱在旁边看绿谷治病救人,每次绿谷遭受挫折咔就会想起自己也没被救过来,于是在一边嘲讽他。没想到绿谷竟然听到了他的声音。

绿谷一开始以为是压力太大以及工作太累导致的幻听,可开了药一段时间还是不见好。于是他试着回应咔酱。然后知道了咔酱是他没能救活的病人。

咔酱不肯离去,就在绿谷身边呆了下来,没人的时候和绿谷聊聊天。后来还会在绿谷犯错犯迷糊的时候提醒他。

两人一直这样生活,互相有点动心。一次医院组织去神社参拜,神社的圣光突然打到咔酱身上,咔的身影显现了出来。这是绿谷第一次见到咔酱真正的样貌。(出车祸伤得重看不出)咔酱感觉自己的能量在一点一点流逝,身形也逐渐透明。他要消散了。

最后留下一句:废久,我不在的时候,可不能再那么傻了。



绿谷一直把这件不为人知的事情放在心里。几年后,他路上遇到一个金黄头发的小男孩,看到他就抓住他的腿不放。小男孩的妈妈走过来,说,男孩的名字叫爆豪胜己。

瓶邪 早安

天还没亮,张起灵按照来雨村后的惯例,或者说已经维持了很多很多年的习惯,早起到院子里晨练。
院子里打扫的还算干净,只有半夜落下的果子三三两两躺在那里,上面铺着一层露水,在逐渐显现的晨曦下染上光泽。张起灵这才想起来,夏天已经快走到尽头,初秋也要来临了。

安静中打完一套动作,张起灵轻手轻脚地回屋,没发出一点声响。从椅背上拿起毛巾,擦了擦几乎看不见的汗水。脸色也几近苍白,运动完也不见红晕,像终年白雪皑皑的长白山,凛冽的风迎面吹来,让人难以靠近。

天慢慢亮了起来,远处山中麻雀的鸣叫声传过来,夹杂着清晨氤氲的雾气,第一道阳光姗姗来迟,好似过了一个世纪,终于拂上了静寂的长白山巅。吴邪什么时候起床呢?张起灵想着,嘴角隐约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该给吴邪准备早饭了。

吴邪胃不好,张起灵一向不让他吃刺激的食物,昨天是小米粥,今天是蛋花粥,养胃。吴邪总是抱怨,嘴里没味儿,要来点鲜的,张起灵就放一两片腌黄瓜进去调味。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都是这样,平平淡淡地过。

粥煮好了,还烫着,张起灵摸了摸碗的温度,放在桌上,等过一会儿吴邪起来,热度就刚好了。

十分钟后,张起灵歪了歪头,听见了什么,对着身边空荡荡的座位,答了一句,“早安”。

关于 b站一位吉他技术大佬对于“敲个笔”的有感而发

有些人对于音乐的态度很奇怪。音乐本身是很质朴的东西,他是用来表达情感的,不是用来炫技的。技巧只是附加在上面的东西,可有可无,真正打动人的从来都是情感。
音乐是纯粹而质朴的,只要你热爱音乐,随时随地都可以玩音乐,不管有没有所谓的乐器,手边有什么就用什么,照样能表达最真实的情感。人们发明的乐器,只是一种演奏音乐的工具,工具有很多,何必拘泥于吉他钢琴这些呢?鸟鸣水声不是音乐吗?我们总说鸟儿在歌唱,他们的鸣叫声时高时低,平凑起来就是音乐。有时候这些自然界的白噪音比一般乐曲更动听。而pb也是其中一种罢了。
几年前有一个翻唱在b站火了,翻的是五月天的你不是真正的快乐。翻唱者声音公鸭嗓,还跑调,高音基本靠喊,毫无技巧成分。我原本听着在笑,他唱歌跑调,但是听着听着我哭了。因为他的演唱里有他的真情实感。这首翻唱是有灵魂的。而那些只喜欢把玩技巧的人永远不会懂,为什么别人听他们的歌给的评价是“好听”,而听这些没有技巧的歌曲的评价却是打动人心。
技术大佬的音乐叫音乐,不懂技术的人的音乐就不叫音乐吗?技术绝不是音乐的必需品,只是表达情感的一种附加途径。
恕我对技术大佬看不起其他非主流音乐形式的态度不敢苟同。可能我们对于音乐的理解不同吧。

【pb在我眼里是架子鼓的一种衍生。它的好处在于比架子鼓更方便,有两支笔和一张桌子就行了,不需要专门的器械。b站的pb大佬基本都是架子鼓出身。】

没有技术的音乐就好比不用修辞不用什么表达技巧的写作,难道我不会用比喻我写的就不是作文了吗?多少大作家的文章其实都朴实无华,根本无需刻意雕琢啊。那些对音乐的追求,创造了越来越多的技巧,看似由简化繁,实则是追求返璞归真。借助技巧来表达,和直接表达,没有谁能看不起谁。

脑洞|七天七轰

*脑洞
*如有雷同请告诉我文/图,我要看!
*太太们,写梗吗?

轰中了敌人的个性【分裂复制】裂成七个,维持七天
并且互相不知道对方存在
都以为只有自己一个轰


经过老师指示,全班同学帮忙掩饰
终于七天过去了,全班总算松了一口气

大家心想,还好不是爆豪,轰这样稳重沉默的都这么难解决,要是暴躁的爆豪就完蛋了。

这时xx从外面跑进来,不好了,爆豪中敌人个性了!

蝉在树上叫夏天,热浪随着嘶哑的声波振动空气,炎热从每一个毛孔钻进来,灵魂都好似在被蒸腾。

橘色的猫慵懒地趴在电动车脚踏板上,耳朵尾巴都耷拉下来,爪子挂在边缘垂向地面,眼睛缓慢地眯起来,时不时一睁,随即又眯下来了。

胜出 接前

胜出接前

●昨天是大纲(?)今天加一点描写吧

①远处是小道尽头的神龛木门,余光掠过,门框边角浮着一层薄薄的金光,细看又寻不到了。


②回忆再热闹,到底是一个人静静地坐着了。更何况,那些美好的回忆,有多少是凭自己的意愿加以修饰的呢?扯下名为青梅竹马的摇摇欲坠的遮羞布之后,剩下的只有一个人可笑的坚持,和另一个人不屑的转身。

胜出 秒5设定
存手写稿 还没写到分别 考虑be
不打tag 自娱自乐
划线处是未来的伏笔,提前标记

以上内容写给自己看的,提醒自己不要忘了写完(虽然大概率会鸽)
第一次写果然还是太难了 连字迹都这么潦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