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命_

高考完开始写脑洞的人;
主角受爱好者 不逆;
目前墙头:all叶/小英雄/盗笔/也青/aph/底特律/漫威(主小虫)/柯南/hp
正在疯狂吸甜茶

【瓶邪】连春梦都算不上

◆拿了一个写烂了的梗练笔

◆真的没有车,标题瞎起的


        睁开眼睛的一瞬间我就觉着不对了。或者说这开头太熟悉,连后头的剧情我都懒得猜。

       看着眼前乖巧地坐在店里椅子上的闷油瓶,我都不怎么愿意上去和他搭话。但不知怎么的,大概是被这种过分的安静给闹得,只想冲上去一脚踹破这诡异的寂静。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想的。大概是怂,从来没敢干过。我刚想趁着做梦的机会干点以前不敢对这闷油瓶子做的事儿,就看见周围的场景不断后退,那张找不到一丝破绽的脸越靠越近,只听见我自己那温柔的像是怕打碎花瓶的声音:“小哥,你回来了?”听得我直想把自己骂的狗血淋头——对这块捂不热的大石头客气什么!你怎么这么没出息!他指不定就是过来道个别,你怎么就自说自话说人家回来了呢?

        我刚想教育这热脸贴冷屁股的毛头小子“回来”这个词得用在本来就属于这里只是暂时离开的人身上,给这人用是用反了的时候,我那不争气的声音又开口了:“小哥你要找地方住么,我叫王盟收拾一下”

       “不用了”

        我猛地抬头看向张起灵,虽然另一个“我”一直看着他,但是我不知为什么还是感觉自己做了这个动作。

         我张了张口,“小”字在嘴里溜了三圈最后还是咽了回去。

         这个梦境突然就沉默下来了。连我那没头没脑的怒气也快不见了。算了,本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在生谁的气。

        “我是过来道别的。”你看看,我说什么来着。

他沉静的目光突然看向我的眼睛,本来古井无波的黑眸,好像一时间写满了千言万语。大概是我梦给加的特效吧。我一边被注视着一边给这些感觉找借口。人怎么可能看见别人的眼睛里“写满”了什么情绪呢,又不是写小说。但是偏偏真叫我瞧出了些什么。

        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

        我突然福至心灵,这大概就是他想说的。

        他站起身来,要往门口走。他身法好,步伐很轻,平时几乎听不出来。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这次听的特别清楚。

        每一脚都跟踩在我心头上似的,踩的我生疼。

        我站在原地,但是镜头就跟锁在张起灵身上似的,画面就跟着他转。我意识到我一边正看着他,一边在原地转身。脚像被强力胶粘在地面上一样,拔都拔不起来。我只好拼命地拔,拼命地把脚往上抬,我使出浑身的劲儿,一边死命地抬腿一边把前面闷油瓶的背影盯出个洞来。眼看着张起灵越来越远的背影,我急出了一头的汗,我想大喊,想叫他停下,想让他回头。可我发不出一点声音。我的嗓子也黏上了。我的手,我的腿,在最需要的时候通通失灵。我浑身上下能动的就剩眼珠子了。而我几乎把这仅存的能动的眼珠子也给瞪出眼眶。

        张起灵已经走到门口了。这时我感觉自己的脚有了些松动的迹象。我一下又有了一身的力气,好像刚才根本没花过劲儿,猛地就把脚抬了起来,然后发了疯一样往门口跑。

         张起灵听见背后我的动静,停住脚步转头往后看了一眼。逆着光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虽然看见了也是没有表情。但是那一瞬间,我看见阳光下胡乱飞舞的尘埃,像精灵一样精准地从他睫毛缝隙里穿过。

       我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结结实实地抓住了,连衣衫底下的肌肉线条都感觉的到。

        一刹那我甚至有点想哭的冲动。

        可是抓住以后,我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我该说什么?别走?留下来?有事儿大家一起抗?别逗了,张起灵不需要我做这些。只有我执意要跟着他跑。

他很平静地看向我,等我开口。

        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大概因为是梦,连哑爸爸平日的威严都减弱了,让我敢这么大逆不道。

我想亲他。

        于是我真的这么做了。

        与其说是一个亲吻,倒不如说是我一口啃上去了。我的牙齿嗑在他的嘴唇上,应该是留了个清晰的牙印。挺软的,我迷迷糊糊想,没想象中那么冷。

我脸上烧了起来,赶紧松开他。他没多大反应,可能有惊讶那么一下,马上又恢复了平静。

        “吴邪”他喊我的名字。我不敢抬头看他。但是真正让我吓坏的事情还在后面。

         我正低着头,望着自己的脚尖,从耳朵到脖子都滚烫,整个人烧成了一只大虾。接着嘴唇上就落下了一个柔软的触感。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大脑一下宕机,能感觉到的只有我的嘴唇,还有他的。

         我不知道我等这一刻等了多久。铁树开花,冰山融化,松树抖掉了身上的积雪,溪流破开了初春的积冰。太阳出来了。

        我感觉好像回到了羊水里面,温柔冲刷着我的全身,要把我从头到尾都洗干净,把尘世里乌七八糟的杂质通通剔除。什么三叔,什么终极,什么老九门,都不见了。这个世界就剩下了被温柔的白雪包裹住的我。张起灵就是雪,他是长白山上化下来的千年积雪,白的像没见过太阳;但是又不冷,一点也不冷。他是热的,我感觉到了。他的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着,他的心脏是滚烫的。从温暖到炙热,最后烫到我快要接不住这颗心。可是我攥的好紧,完全不怕自己会烫伤。

        直到我被这种烫到的疼痛淹没,挣扎着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片黑暗,适应了一会儿才看见一些眼前的景象。一些光亮从床帘后面透进来。

        我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你说,这天花板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呢,他每次能盯这么久。可惜这问题在他走了以后,我琢磨了千百次也没琢磨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翻了个身。梦里的那些画面逐渐在消退,可是我不愿意它们消退。我想把它们刻在我的脑子里。

         我自嘲地想,这他妈连春梦都算不上。更可笑的是,这点初中的我都看不上的破事,我居然也就敢在梦里做做。

         我想撕下张起灵淡定的面具,想看他为了什么而有那么一点点情绪的波动。其实我每次都在有张起灵的梦里这样想,但是每一次,每一次最后都是我细声细气地陪他说话。我真的不敢。我连这样虚假的梦境都倍加珍惜,因为我不知道下一次再见到他会是什么时候。我怕连下一个有他的梦都不会再到来。

        听个脚步声就激动成这样,我也不想的。我侧卧着,居然还有闲工夫细细品味这个绝对不可能发生的梦——他离去的脚步声我哪次听不清楚?是,以前是听不清楚,但听的多了,再细微也能让我辨认出来。这叫什么来着,熟能生巧嘛。

        越想越没劲。我又翻个身,打了个哈欠。睡意渐渐又涌了上来,只是这一次我没再梦到张起灵。明天还得去盘口查账呢。


ggad 搞笑通信集(?) 沙雕老头爱情故事

搞笑通信集(?)

沙雕老头爱情故事

前方大型ooc现场注意闪避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亲爱的,是我【玫瑰】【玫瑰】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请问您是哪位?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是我呀,阿尔宝贝,你的亲亲盖盖。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你的id怎么回事??你变了,不再是我记忆中那个金发普鲁士男孩了。【邓布利多摇头】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好像是某个东洋国家的语言?按你胃,这是我秘书文达给我起的名字,你不满意吗?她说你一定会喜欢这个名字的。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哦不,其实还不错,盖尔。你可千万不要因为找那个文达小姐的麻烦。你惹的事已经够多了。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我惹事?我惹什么事了?还有,你居然到现在只关心了一个你不认识的丑女人,甚至没问问我最近怎么样!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你居然还有脸问?上次你在美国打了去那里找神奇动物的纽特,你忘了?纽特他只不过是去做实地调查,没想到碰到你这个糟老头子,还挨了你的打,你让我怎么和他哥哥交待。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什么,那个斯卡曼德居然还有哥哥?他们是不是很像?你是不是也喜欢他?说,你背着我在那个破学校里,到底还有多少喜欢的学生!!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我教的孩子都是乖巧听话的好孩子,不会炸学校被开除打架打完架还逃跑。我最喜欢这样的孩子了。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哦,说来说去就是不喜欢我咯。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不要对号入座,盖尔。你知道的,我一直一视同仁,从不针对谁。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算了,你就是只针对我,我知道的,难过一会儿就好了,不用安慰我。而且,倒是你这个负心老头,也不关心关心我这些年在外独自打拼有多不容易。这一切还不是为了你和孩子!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别冠冕堂皇了!我知道你不会想听我说教,但是暴力是不……等等,哪来的孩子?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那个夏天你没怀上我的种吗?不可能啊,我格林德沃家一向百发百中的,况且那两个月里那么多次了,总得中一个吧。要我说,你当初要是和我走了,早该给我生一个魁地奇队了。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我觉得虽然应该尊重孩子们的兴趣爱好,但是这么多孩子总不可能都参加魁地奇吧。一定有乖巧文静的姑娘。而且,抱歉盖尔,那时候我真的没有怀孕,让你失望了。


折翼の最強の魔王:

没事,我的亲亲阿尔,我原谅你,因为我们有cre


霍格沃兹屁屁最翘最火辣的中年教师:

cre?cre是谁?



文达:dbq就让我这个丑女人来告诉你格林德沃,别做梦了,男人和男人是不可能生孩子的【微笑】【微笑】


【GGAD】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一】(cmbyn梗的夏日山谷,年龄差,老盖小邓)

  一、初见

        这个夏天一如既往的闷热。阿不思趴在二楼的窗台上,百无聊赖地往底下看。楼底下是铺了很多年没有翻修过的石板路,阿不思眼力极好地看见了上面细小的裂缝,像破碎的冰面一样从盘根错节的树根底下裂散开来。那是祖父年轻时候栽种下的法国梧桐,而现在阿不思已经这么大了——是个能照顾弟弟妹妹的大孩子了——妈妈这样说他。但我更想要一些别的东西,阿不思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把目光投向远处小镇高矮不一的房屋。他和往常一样远远地瞥见褐色的屋顶还有屋顶后面泄过来的阳光。是金色的,他想。

        但是很快,楼下的一些不寻常的响动转移了他的目光。一辆淡蓝色的汽车缓缓驶了过来,在他家门口停下了。原本车的颜色应该更深一些,但灿烂的阳光为它洒上一层金粉,是夏日独有的恩赐。

        那是一辆德国牌子的汽车,阿不思火眼金睛地发现了这一点。他很快想起了父亲前两天在饭桌上的叮嘱,回忆起了会有其他国家的学者来他们家度过夏天的事。其实每年夏天都会有人来,他们都大腹便便,衣着怪异,面对他时总是试图从板着的脸上挤出一点看见孩子该有的笑容来。因为他们一般都只是在父亲的书房交流学术问题,阿不思从来没有和其中任何一个混熟过。当然,他也不想。

        就在阿不思发散思维的时候,一个在大夏天还穿着黑色风衣,蹬着锃亮的马丁靴的金发中年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阿不思没有错过圆滑的鞋头从车内轻巧地划出,郑重地落在那开裂的石板地面上的一幕。一切看起来浑然天成。风衣很合身,从肩颈到腰身勾勒出男人流畅的身体线条,无声地昭告着他即使人到中年依旧保持完美身材的讯息。

        看来今年会有一些不同了,阿不思暗自想道。

        蝉鸣从屋边的树梢上传来,好像在抱怨着炎热,又好似在悲泣凄离的命运。但仔细一听,只是单纯的知了声声罢了。

        很快阿不思就在客厅和这个男人做了正式的会面。一股热气掀开披上了金色的薄纱没头没脑地闯进屋子里,让人更加睡衣昏沉。其实也并不正式,或许最好更不正式一点,好让他赶紧回自己房间里去。阿不思忍住打哈欠的冲动,在心里默默想着,我只不过是来串个场的,就像那些麻瓜的舞台剧里的群演。这个人是来和父亲交流学术的,又不是来和我交流的。阿不思不知为何生出了一些小小的埋怨。

         他在父亲身后注视着这个看上去丝毫不惧酷暑的男人出神。但是父亲出声打断了他越飘越远的思绪:“这是我的大儿子阿不思。阿不思,这是格林德沃先生。”阿不思很快摆出了英国绅士该有的姿态和礼节——他对这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男人仰起脸,露出十八岁的介于男人与少年之间初露锋芒而稚嫩懵懂的笑脸。

        “你好,格林德沃先生。”

        “你好,阿不思。”金发男人缓缓摊开掌心握住了眼前人伸出的右手。他凝视着眼前人的眼睛。

        他猜测这孩子并不知道他蓝色的眼眸有多么清澈,像静静流淌的多瑙河,又像是梅林赐予炎炎夏日极度口渴的旅人的,一汪清可见底的湖水——令他想要纵身一跃。

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Call me by your name

Albus
Gellert
Albus
Gellert

I missed you.
I miss you too.
I have a news for you.
News? I guess you are going to get married.
I 'm probably married next spring.

It's a good news.But you never mentioned.
Albus.Albus Albus Albus Albus.
Gellert.







可能考虑写ggad版的CMBYN,先发个小刀。

你不知道的事



*格林德沃晚年在监狱里要求写回忆录的故事

(为保护邓布利多的名声而撒谎,抹黑自己的回忆录)

说自己一直都是欺骗邓,表明邓从未和自己站在一起,一直清清白白。


        世人都说,虽然黑魔王格林德沃将苦难带给了整个欧洲,犯下了不可磨灭的滔天罪行,但是他邪恶得坦荡,竟能对自己的恶行直言不讳,从不加以掩饰或寻找借口。“或许这是格林德沃此人最大的优点了吧。”据说,一位知名的伟大白巫师曾这样讽刺道。


        作为一名预言家日报的记者,不知是幸或不幸,我获得了这个其他记者梦寐以求或避而远之的机会,来到阿兹卡班采访格林德沃。这是他本人的要求,上司这样告诉我。“魔法部为此开了3个会,最后还是同意了这件事。”听这样子,仿佛是害怕格林德沃借这个机会再次越狱。我答应了上司一定要小心谨慎的叮嘱,心里却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他不会逃的。他已经无处可去了,我一开始是这样想的,难不成他还能再次掀起革命?格林德沃被伟大的邓布利多打败后,圣徒们早已树倒猢狲散,溜的不见影了。大概也只能在阴暗的角落里偷偷诅咒邓布利多了吧。想到最近传说的邓布利多的一些“不为人知”的丑闻,我讽刺地想着,这些大约都是不甘心的圣徒编出来抹黑他的吧。伟大的邓布利多怎么可能曾经和邪恶的黑魔王站在一条战线,即使他们过去亲如兄弟,但那也只不过是格林德沃的骗局。这个男人极其擅长言语的欺骗,这是众所周知的。而那些无知的众人只会往伟人身上泼脏水。


       格林德沃被一道铁门阻隔,只剩一个能露出眼睛的小窗口被傲罗亲手打开了。他们甚至不敢在格林德沃面前使用魔法,我这样意识到。

        “你好。”令人惊讶的是,我还没有开始念自己准备已久的开头稿,一个低沉的嗓音已经隔着铁门传了过来。一个短暂的问候语,似乎是由于隔着一道铁门,而仿佛附上了铁锈的粗糙坚砺。或者说是附着着铁锈的味道。那是含血的声音。

        我很快停止了自己的惊讶,以一个优秀的预言家日报的记者的平和态度,来应对每一个难以预料的挑战。尽管这次的挑战似乎比平时多了一些。“你好,格林德沃先生。”我应答道“我是应您的要求前来采访您的预言家日报记者。——听说您想要写一份回忆录?”

        “是的。这些魔法部的人不肯让我自己写,我只能要求给我来一个记者让他帮我写了。”他的声音没有丝毫的嘲讽之意,只是平静的陈述着他认为的事实,“这些傲罗真是胆小如鼠。”

        “这也是为了外面的巫师同胞们考虑。毕竟您曾经成功越狱一次,魔法部只是想保险一些。”

        “他们可真瞧得起我。”

        “您可是差点掀起革命的黑魔王,即便被关押也必定会受到重视的。”

        “哈,你可太抬举我了。”格林德沃冰冷的声音从黑色的厚重铁门后隐隐传来“我只不过是一个被邓布利多打败的阶下囚罢了。”

        “邓布利多先生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巫师,被他打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此时的我还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暴露了自己的邓布利多属性。我只是想着多引起一些话题,能让黑魔王和盘托出。急切的心情使我忘记了他是个怎样善于把握人的弱点的恶魔。

        “是吗?”他的声音第一次有了起伏,好像终于对什么产生了兴趣。我的背后开始流汗。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听说您年轻时和邓布利多先生关系亲近?”

        “不”他用沙哑的嗓音笑了一声,诡异的黑雾好似实体,从铁门背后渗透过来。“我们比那更亲密。”我敏锐地注意到他使用了“亲密”这个词,而非我一开始使用的“亲近”。

        “是亲如兄弟的关系吗?我是说,我听到过一些类似的传言。”

       他的笑意似乎更大了,即使他并没有说话。他沉默了。

      “格林德沃先生?”在几秒钟尴尬的等待过后我再次开口询问。

       “是的。我们就是那样的关系。”他听上去完全冷静了下来,甚至可以说是阴沉。方才的笑意仿佛是我产生的幻觉,寻不到一点踪迹。

        “不如说,是我让可怜的邓布利多这样觉得的。”他自顾自开始了讲述。这是一个他感兴趣的话题,我偷偷在心里记下。

        “纯洁的18岁邓布利多,竟然会相信一个比他还小两岁的,被开除的学生的鬼话,你说可不可笑?”他似乎不太想听我的回答,自己笑了起来。那笑声里充满了某种回忆往事的畅快,我只能把那理解为捉弄邓布利多先生的恶念作祟。

        “可不是嘛”他完成了一次自问自答“那种躲在山谷里没见过世面的小年轻,一点花言巧语,一点见多识广,足以让他对我死心塌地。每次看见他对我满腔崇拜的目光,我都在心底嘲笑他。什么霍格沃兹的优秀学生,不过如此。”

       “您说,死心塌地?”我并不相信这种说辞。这只不过是格林德沃战败后的妄想罢了。

        “瞧瞧你,”他对待孩童的语气令我有一些恼怒“我明白你这种无知的巫师对邓布利多无脑的崇拜。看!他打败了黑魔王!你是这样想的吧?哈哈,如果不是那件事,他绝不可能对我动手的。说起来也怪我,竟然输给了这样的小失误。”

        “那件事?”

        他再次陷入沉默。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的确能使伟人失足。你要记住这一点。”说完这句无头无脑的话,他立刻转移了话题。“你猜我是怎么让邓布利多死心塌地的?去他家的第一天,我就意识到他必须成为我的信徒。”

        “我看见了他桌上的莎士比亚文集——他居然会读那种麻瓜的东西,真是令人发笑——我就去镇上的书店买了莎士比亚的书随便翻了翻。虽然黑魔王的脑瓜应该用来装更重要的事情,我还是随手记下了他写的情诗。我假装不经意地和他聊起莎士比亚,他立马表现出了惊讶。他大概从没有想过会有巫师也和他一样读麻瓜的东西。他几乎立刻把我当做了知己。当然,不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莎士比亚。还有些魔法的研究什么的。你知道,即使是邓布利多这种圣人也难以摆脱黑魔法的诱惑——或者说是由我展现的黑魔法。”他顿了顿“他虽然嘴上不同意,还一直推脱,不过那只是欲拒还迎罢了。”

        格林德沃的说辞听上去充满了自大和自恋,这让我更坚定这一切只是他的妄想。他企图用黑魔法诱惑伟大的邓布利多,但是邓布利多坚决地拒绝了他。即使他们是这样的亲密,邓布利多还是坚守了底线。

        “但是我一定要表演黑魔法给他看,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他这么迷恋我,我做什么他都乐意。更不要说,我们互相探寻对方的秘密,几乎知道了对方的一切,比了解自己还要多。你知道,为了征服我最重要的信徒,即使透露我的秘密给他也是必要的手段。”他的声线比这道铁门还要冰冷。

        “你做了什么?”我知道我即将探索到故事的高潮,以至于忘记了保持谦卑和平静。

       “我们立了血盟。”他的声音充满了玩味“永不伤害对方,多幼稚的海誓山盟啊!他居然会信,他居然会信……”

        “然后呢?”我打断了铁门后逐渐听不清楚的自言自语。

        “然后?”他嗤笑了一下“没有然后了。他妹妹死了。我干的。”

干巴巴的一句话,随随便便地被丢出了那道小窗口。好像一团垃圾。

       “你做了什么?”我重复问道。

       我难以抑制自己声音里的愤怒,即使我努力让自己听上去冷静。“还真是邓布利多的追随者呢,居然为这种小事发怒。”格林德沃阴森的声音从监狱的铁栏杆后面透过来,像黑暗森林里的迷雾,使我浑身发冷,几乎看不清自己身处何方。

       “把这些写下来,然后离开。我累了,我们下次再见吧。”他突然的逐客令把我从梦中惊醒一般,将我从黑暗的幻想中剥离出来。我这才发觉我已经浑身是汗。

        完全记不清我是怎么从格林德沃那里离开的。浑浑噩噩地回到了家,我的内心只被愤怒填满。好像是被谁强行塞进去的一样,叫嚣着要喷涌而出。我快速地提笔写下有关格林德沃这次采访的报道——


格林德沃欺骗年轻的邓布利多,并残害其家人。

而邓布利多从未向黑暗低头。


ggad 脑洞 先记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发车()

突然的黄脑洞

gg被抓后需要被关押,于是gg要求被“关”在ad的“洞”里。


【ggad】一 块 小 甜 饼

别人的虐恋是生离死别


ggad不一样


只有死亡能使他们重逢


知乎体|怎么阻止老婆因吃太多甜食而蛀牙

知乎体|怎么阻止老婆因吃太多甜食而蛀牙

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谢邀。身为堂堂***居然被邀请来回答这种问题,心情复杂。但是谁让我有红发碧眼的老婆你们没有呢嘻嘻。

作为老婆多年的监督人,我对阻止老婆吃甜食当然充满了成功经验,邀请我真是有眼光啊小伙叽,有兴趣为了更伟大的利益加入**吗?

不管怎样,我还是挺喜欢我老婆吃甜食的,他吃了甜食以后嘴唇都是甜的,不,应该说是又香又甜。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但是吃太多甜食对他牙齿不好,这是我一直担心的一点。说实话,不是我抱怨,他怎么能那么喜欢甜食呢?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他对甜品的喜爱超过了对我的喜欢。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的亲亲阿不思最喜欢的毋庸置疑,肯定是我啦。

咳咳,好像跑题了。那就让我们进入正题吧。

想当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或者说我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就是穿着睡衣缩在桌边,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吃他买的柠檬雪宝。那样子真像一个小仓鼠,你懂吧?就是长的有点像嗅嗅的一种毛茸茸的生物。至今他都不知道这一幕被我看见了,还傻乎乎地以为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衣着整齐的英国绅士,其实他不为人知的一面早就被我发现了。

之后我们在一个山谷里度过了一个美好的夏天。我们讨论知识,讨论魔法,他还会给我念一些**的文学,例如十四行诗。他很喜欢**的一些东西,其中就包括甜食。不得不说,这也是我讨厌**的原因之一。他们创造的食物能使人蛀牙,甚至容易使人上瘾。阿不思不想和我接吻的时候,总是低头吃糖,好躲开我的吻。可恶的柠檬雪宝,难道我堂堂***还比不上这个小东西?甜食真讨厌!不过宽容大量的我在看见粉红色一点一点爬上低着头的阿不思耳朵的时候,决定原谅这该死的柠檬雪宝了。怎么阻止老婆吃甜食?自然是要用舌头从他嘴里抢过来了。

那个夏天结束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不可预料的坏事,使得我和老婆从此分开了很多年。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不能远程监督他不吃甜食。有时候我会优•雅•地•请来他的某些学生(绝对不是他最喜欢的学生!阿不思只能喜欢我!),拜托他们递话给阿不思,让他不要在吃那么多甜食了,长了蛀牙,就算是***的皇后也是会牙疼的,到时候疼哭了没人安慰,才不要来找我,哼!更不能找姓斯卡曼德的!

现在嘛,在一切都过去了以后,我总算能在他身边每时每刻都监督他了。他去哪里我都要跟着。当然只是为了盯住他不让他吃甜食,才不是为了什么别的目的!但是这个老家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明明偷了他的柠檬雪宝,他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几个,真叫人想不明白。听几个傻傻的格兰芬多学生说,学校有个叫有求必应屋的地方,似乎可以藏东西,下次我去看看。

好了,不说了,阿不思叫我去给他织羊毛袜了。


——更新回答——

**的东西真奇怪,居然会屏蔽掉一些词语?

评论里说我老婆的学生真可怜的,你们不懂,被我用来给阿不思传话是他们的荣幸!尤其是那个姓斯卡曼德的!

至于那个夏天的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就不要再问了。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往事就让它随风去,哪怕成了老头(当然我是不承认的,就算是,也是最最英俊的老头!),过好眼下不就好了吗?


三强AU|论坛体|论邓布利多学长被猪拱了的可能性

三强争霸AU

霍格沃兹校内论坛
含年龄(代?)操作预警

《李涛|邓布利多学长被德姆斯特朗的猪拱的可能性》

一楼

如题。

二楼

抢个前排先。所以李涛是谁?

三楼

前排兜售瓜子板凳。预感此贴必火,毕竟和邓布利多学长有关的帖子都能火。

四楼

和他有关能火不是必然的吗?谁让邓布利多学长那美丽的红头发和美丽的蓝眼睛过于迷人了呢?

五楼

难道不是因为邓布利多学长是我校有史以来最年轻有为的天才巫师?楼上颜控差评。

顺便回复二楼,李涛就是理讨啦。不过我觉得邓布利多学长的情感问题很难做到理智讨论呢。话说,到现在都没出现学长的狂热粉丝也是很少见了。

六楼

哼,恶心的德姆斯特朗小子,一副目中无人的傲慢样,还真以为他那鼻孔看人的丑态能吸引我们伟大的邓布利多?!做梦!!!

学长是不可能被这种货色勾引的!他能对那小子和颜悦色只不过是出于礼节而已!没人指望那德国小子能懂我们英国最优雅的绅士学长的风范!

七楼

楼上也太滥用感叹号了吧

八楼

大概只是想用感叹号证明自己是邓布利多的ncf吧

真想不通,邓布利多那种人有什么好喜欢的,居然有这么多ncf,当今眼瞎的人可真多啊

九楼

居然捕捉到了邓布利多学长的野生黑粉?所谓爱到深处自然黑,楼上一定是爱学长太深了才会变得扭曲的吧

十楼

没有人发现楼歪了?都十楼了,甚至没有人按楼主的问题讨论,我要在楼主大腿上写个惨字

十一楼

十楼你自己也没发表什么有效言论吧。

那么言归正传,那头猪是谁呢。为什么会是徳姆斯特朗的人,他们不是在德国么【疑惑】

十二楼

楼上是今天刚通网吗,还是与世隔绝闭关修炼后刚刚放出来的高人?没人会不知道三强争霸开始了吧

十三楼

猪指的是那个叫盖勒特•格林德沃的家伙。话说回来,格林德沃虽然性格讨厌,但是也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他比邓布利多学长还小两岁呢。用猪来形容有点过分了哦。

十四楼

不过分。企图拱我们邓布利多学长的都是猪。

十五楼

不过分。企图拱我们邓布利多学长的都是猪。

十六楼

不过分。企图拱我们邓布利多学长的都是猪。

二十八楼

停一停停一停,你们这群靠排队形水楼的,看来都还不知道那个大新闻呢

二十九楼

什么新闻

楼主

别说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说着说着,不只是想死的心了

大家永别了

三十一楼

楼主冷静!人活着就还有希望啊!不要轻言放弃!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呢?

三十二楼

有的。比如邓布利多学长真的被猪拱了。

楼主等我,我们天台见

三十三楼

wtf??????我看见了什么????

三十四楼

你们说了半天,还是没说清楚啊。我被斯内普教授关了禁闭,现在出不去。谁来给我讲讲啊!急!

三十五楼

我来我来,楼上被斯内普教授关禁闭也要刷论坛,真是勇气可嘉。

也没什么,也就是格林德沃搂着邓布利多学长的腰一起来吃午饭而已。

三十六楼

什么!!!!!!我不听我不听!这不可能!

三十七楼

楼上不听,可以来餐厅亲自看啊

三十八楼

让人家亲自去看的是魔鬼吗?能考虑一下人家失恋的感受吗?你就没有失恋的时候?难道你就没有不敢置信的时候?

不说了 我直接放图

【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靠在一起有说有笑】

三十九楼

楼上你才是真正的魔鬼吧

四十楼 the greater good

邓布利多学长能嫁给这样强大又迷人的金发帅哥难道不应该令人欣慰吗?

【格林德沃凹造型自拍照x1】

四十一楼

这样看来的确很帅呢

四十二楼

格林德沃长的怎么样和他企图夺走学长有关系吗?没!有!

该死的格林德沃,我要去找他单挑!单挑!!!

四十三楼

楼上冷静啊,虽然能理解你愤怒的心情,但是恕我直言,你打不过格林德沃的

四十四楼

【嗑瓜子看戏.jpg】我已经在餐厅找到绝佳的观赏位置了,坐等四十二楼单挑格林德沃

四十五楼 the greater good

这有什么好看的,结果根本不用猜吧。格林德沃可是能征服邓布利多的男人,怎么可能被角落里冒出来的野鸡打败。这种货色,他连魔杖都不用就能干掉了。

四十六楼

楼上一副很了解格林德沃的样子?

四十七楼

你们没发现这个四十五楼和四十楼是同一个人吗?而且整栋楼只有他有id啊!为什么!

四十八楼

天啦噜,简直细思恐极,人家好怕怕惹

四十九楼

啊!出现了!单挑!

五十楼

啊!单挑者变成了一只猫鼬!

。。。或者说被变成了一只猫鼬?

五十一楼

仅仅两楼就结束的战斗,也太无趣了吧

五十二楼 the greater good

早说了没什么好猜的。没有人可以接近阿不思,除了他的盖

五十三楼

楼上怎么了?好像话还没说完?

五十四楼

啊!大反转!邓布利多学长好像和格林德沃吵起来了!

tbc

【GGAD】山谷夏夜(是无忧无虑小甜饼哦)

        “我该睡了”阿不思今晚不知道第几次在床上翻了个身“明天早上还要给阿利安娜做早饭”。

         月光从窗口悄悄爬进来,爬满了床头,爬上了阿不思心神不宁的脸庞。现在他的脑海里循环着白日里与盖勒特同处的画面,即使只是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泡在书堆里,反复做着不知答案的魔法实验,也叫阿不思心跳不已。

        “一定是今天的实验得到了新的进展”他又对自己这样说了一次。虽然前几次都没有起到镇静情绪的作用。明知道无用,还重复同一个举动,这不该是阿不思这样一如既往优秀的魔法师该犯的。

        他用脑袋蹭了蹭绵软的枕头,凌乱的红头发在白色的枕头上铺展开,仿佛还能闻到些许香气。是夏天的味道。

        阿不思试图让自己沉下心来。但是无论如何努力,窗外的蝉叫声还是毫无阻碍地钻进他的耳朵里。他睡不着。心跳声太吵了。他只是想听着窗外属于夜晚的声音入睡,可是心跳声却吵得他睡不着觉。

        于是他努力竖起耳朵,强迫自己平静下来。但没等几秒钟,对阿不思来说也可能是过了很久,两声叩击仿佛敲在阿不思的心房上。那扇心门几乎瞬间便为  那个人打开。

        他知道是他。

        只会是他。

        “吱呀——”一声在宁静的只剩下月光流淌声的夜晚里似乎显的有些突兀,但向来为他人着想的阿不思已经完全无心理会是否会吵醒自己的妹妹,他只是猛地推开窗,只想去看一看窗外的世界。那广阔的星空,和星空底下,扫帚上的金发少年。

         晚风从突然打开的窗口涌进来,阿不思的大脑突然清醒起来,鼻尖充斥着清爽的气息。梅林的羊毛袜啊,我一定是疯了。他喃喃自语,也没有人听见。他自己似乎也听不见了。

        扫帚上的少年对他伸出了手臂——“上来!阿不思!”没有说要去哪里,也没有说要去做什么。但那一刻的月光美的让人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几乎毫不犹豫的跳上了扫帚。

        在骑上扫帚的零点零一秒里,他展开了这个夜晚的第一个笑容。纯洁得像每个男男女女初恋时的海誓山盟。他们迎风飞行。晚风撩起了金发与红发,使它们在风中交缠。没有比这一刻更美好的了,阿不思突然冒出这个念头。即使是几十年后回忆起来,也会情不自禁露出微笑的吧。

        那一段飞行,他们都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由着清风拂面,由着笑意在唇边绽开,由着自由的灵魂在青春时光里肆无忌惮地舞蹈。

        那一夜,他们做了很多事,去山谷的涧边听花儿打鼾,去山顶的岩边看星空璀璨。他们究竟做了什么,记忆已经给不出清晰的答案了,唯一停留在邓布利多内心深处,一生难以忘怀的,是打在向他伸出的手臂上清冷的月光,还有他轻声对自己许下的诺言——


无论世事变迁,斗转星移,我们永不彼此背叛。

我们将永远年轻。